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范进的平凡生活_ 第二百五十三章 赐范鱼-

时间:2021-03-01 17: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普祥真人小说范进的平凡生活 第二百五十三章 赐范鱼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天到午时,红日当空。

    房间里燃了香,香气熏人。这香味与妇人身上的味道相若,大抵是她平素用这香来熏,所以自己身上也有了同样味道。范进与李氏对面而坐,在他们面前摆着十几道精致的菜肴以及两个小酒壶。

    女子笑道:“妾身出家人,不能动荤,连累公子陪着妾身吃素,可是受委屈了。”说话之间,露出一口如雪贝齿。

    她方才扮观音时,很有些宝相庄严的味道。即使出身小户人家,能代替李太后出家,自身的素养总是不差,没有这份气质也不会得到这差事。可此时她这一笑,又带了几分妩媚味道,与方才形成了强烈反差。范进连忙道:“无妨,这素斋素酒也很得味。”

    “我说什么来着,公子是有佛性的,与我佛有缘。其实范公子干脆入我大乘门下,做个弟子吧。我跟你说,慈圣便是信大乘教的,我没事的时候,就进宫与慈圣讲佛法,你若是也入了教,便与慈圣算是同教中人,将来升转之时,这身份也有用着。再者,冯保他也是信大乘教的。”

    万历时的大明,地下教门结构复杂山头林立,从官方层面,把这些教门都算成了白莲教,这也是明代白莲泛滥的原因之一。不是它们自己想泛滥,是泛滥起来的都成了白莲。

    像是明朝太监控制的宝文堂书局印白莲经书,被说成反书在国家机构刊印,实际上在当时官府眼里,这些书籍并不被当成禁书看。乃至于白莲教屡禁不绝也是一个道理,因为有些教门在大明官方的备案里本来就是合法的,凭什么禁它?

    像是李太后信奉的大乘教,属于大乘教分支,被称为西大乘教,又称吕祖教。吕祖并不是八仙中的吕洞宾,而是英宗时代的吕尼姑。其于石景山黄村的黄村寺出家,当日英宗亲征,吕尼九次谏君不被采纳,最终有土木大败,英宗本人也被蒙古人所擒。

    据说英宗被俘期间,曾于睡梦中得吕尼鼓励,许其日后必能再次登基,激发了英宗的信心。不管这传说如何荒诞,但是吕尼能九次面君,以及英宗复辟后加封吕尼为皇妹,将其出家的寺院封为顺天保明寺足见其身份不凡,以及这个教门身上的官方背景。

    吕祖教走的是上层路线,在普通百姓中信徒发展的不多,但是皇亲国戚、仕宦大族,以及富翁巨贾里很有一批人是大乘信徒。像是保明寺内两口大钟,其中一口是嘉靖生母与正德生母张太后共同捐资铸造,另一口大钟则是万历生母李太后联合成、定、英等勋贵以及冯保共同捐资。这些人既信了大乘教,宫中大批太监宫女也就成了大乘教徒。反贼用的经书和官方教门用的经书内容一样,也就无从禁起。

    落后的科技加上天灾人祸,让人的生命脆弱无比。正是这种残酷的生活环境,刺激了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投身教门,从经文教义中寻找精神寄托。明代士人信教,并不是什么希奇事,儒学信徒与教门信徒本身,并不存在任何抵触。是以李夫人邀请范进入教,也不算突兀。

    而且吕祖教是受皇帝加封的正规教门,每一任新皇登基后,吕祖教必然派人去向天子讨诰封,以求护持。足见其对朝廷的重视程度,是真正意义的官方教门,官员学子入教肯定不会受什么连累,也不会被牵连到什么鞋教上去。

    范进想了想,笑道:“不瞒夫人,小生是个贪图口腹之欲的,顿顿讲吃讲喝。再有,就是家中独子,几代单传,高堂还指望我给家里开枝散叶,这入教的事……实在是有些为难。”

    李氏噗嗤一笑,“范公子你说话倒是怪有趣的,若是入了教,也不用你做什么,就说笑话给咱们的教友听,便是一大功劳。咱们大乘教弟子众多,也不都是吃素的。就说冯保,他跟我和慈圣面前自是不敢动荤,私下里吃荤谁还能拦着他?教里多是仕宦中人,再有就是富商大贾,宫人妃嫔,难不成个个茹素?除了佛诞那几个要紧日子吃素,其他的日子还不是放开口吃?我这是替太后出着家呢,再说自己也不喜欢吃肉,否则也没人管。至于娶亲……”

    她眸子微微转动,“范公子这等人才,自当找个如花美眷,妾身好歹也认识些人,内中很有些名门淑女,或是勋贵人家的女儿。相貌不敢说绝色,亦可称的上一表人才,足以匹配君子。要不要我为范公子你牵个红线?”

    范进笑了笑:“多谢夫人好意,只是学生当下只是个举人,不曾中试哪敢言成家事。至于入教,也是一样,不能太草率,总得把科举的事忙完,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再慢慢考虑。”

    李氏点点头,“这话倒是不错,于书生而言,春闱是第一等大事,不过呢,于人而言,比科举重要的事还多着呢。凡夫俗子修不到境界上,名利二字是勘不破的。咱们大乘教不搞那套虚头巴脑的东西,不用谎话糊弄人。福田要积,来世要盼,这一世也要过的去才行。范公子你写话本和这手丹青功夫,对本教都有大用,我从现在开始,就把你当本教中人看待。何况你如今画像,亦是为教里出力,教里不能让你吃亏,你这画给谁画的……别问,总之好好画就行。画画好了,功名的事并不难办。”

    范进不是傻子,自然猜的出,李夫人以自身为模特,实际画的必是当今慈圣太后的喜容。两人既是至亲,相貌多半很是相像,以她为模版画人,相差应该不会离谱。按说宫中有专门做这个画师,非拉上自己,就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已经画完了第二幅画,李夫人的要求也苛刻起来,对着画看了半天,很是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接下来就是修图的环节。方才绘画的时候,两人边画边聊,谈的很投机,范进也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李夫人的情形。

    她十四岁嫁人,成亲不久就死了相公,又没有留下子嗣,在夫家过的便不如意,时常受些打骂,念经信佛,便是从那时开始的。

    后来自己的堂妹成了皇贵妃,她的地位就随之高了起来。这个时候夫家再想与其弥补关系,便已经来不及。李太后本人并不支持家里人借她的名号横行霸道,但很多时候,当事人不需要表态,手下人就会为其出力。宫里几个人略一出面恐吓,商人出身的夫家就果断认怂,拿了一笔钱作为赔偿,与李氏之间就没了联系,两下谁也不管谁的事。

    李氏靠这笔钱结交了几个京中有名的尼姑,开始研读经文,她本身认识字,有一定文化根底,再由尼姑指导,进步的速度很快。等到李皇贵妃变成李太后,她也就自然而然,成了西大乘教在京城的香主。

    吕祖教不是江湖帮派,组织结构也比较松散,也不存在所谓教主。各地香主,就是最高头目。香主的权威也不是断人生死,但是手头可以支配的资源财产总是很多,日子过的也就惬意。

    李太后身份虽然高,可是入教的时间比这个堂姐为晚,对于经文教义也有些地方不理解。李夫人经常进宫为太后讲法,两个寡妇之间很有些共同语言,于彼此的痛苦都能理解,很快她便说动了李太后出家。

    一朝太后出家,实在干系太大不可能做到,只能由李夫人代替李太后在在保明寺出家修行。其出家而不剃度,依旧蓄发,在京师之中多以李尼称之。

    洪武年有宝训,年未及四十者不得为尼姑女冠,可是眼下各地年轻尼姑一抓一大把,根本没人去过问这个。何况这是太后的替身尼姑,谁又会找她麻烦?其本就是商人家的儿媳妇出身,性子跳脱喜好交游,有了这个身份后,交际的圈子更为广泛。士绅大儒又或是勋贵之家,她都有往来。

    不管多顽固的儒家信徒,不与三姑六婆来往,都没法拒绝李尼进入自己的内宅。毕竟人家是李太后的替身尼,拒绝她就是冒犯太后。是以她在京里的名声很响,社交圈子里能量也大,如果说为范进科举上出力也不一定是大言。

    范进连忙道:“多谢李夫人厚爱,只是这事可做不得。科举为朝廷抡才大典,关防甚严,昔日江南才子唐寅卷到科举舞弊案里,终身不准下场。小生一点前程不足道,夫人乃方外之人,若是有损了夫人清名,范某便万死不能赎罪之万一了。”

    李氏抿嘴一笑,“到底是读书人,说话一套一套的,听着就让人欢喜。你啊,是广东来的,不大懂京里规矩。这科举的事,于你们来说或许看的比天大,可是于京里人来说,也就是这么回事。哪一次科举不出点事?唐伯虎那是命不好,赶上了,再说也是没遇到好朋友。烧对了香,拜对了神,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本夫人既然应了你,就自有办法,你不用多想了。。”

    接下来范进又改进了一下午,大体上算是通过。不过李夫人是个很挑剔的性子,这画还是有的地方不满意,在画上指点了几处。由于天色已晚,就只能转过天来再说。范进就住在这里住下,李氏出门上轿,来到离此不算远的一处小院落。

    这里是吕祖教的庙产,由于走上层路线,教门的资金充裕,居住环境也极好。房间里烧着地龙,热气扑面。一进门,两个丫头便接过女子身上的大袄披风,为其更换了贴身小衣。

    女子站在镜前来回转动着身躯,又问那两个女子道:“你们看,本夫人老不老?”

    两个青衣女婢笑道:“夫人说的哪里话来,您可是有名的不老神仙,哪里会老?我们姐妹和您站在一起,那就差了一天一地,您看着比我们也就大一两岁。”

    李氏哼了一声,“两个小丫头倒是会说话,不枉跟了我这几年。你们说,我要是对范进这书生动动脑筋,能不能随了心意?他会不会嫌我老?”

    两个俏婢皆是李氏心腹兼为族人,说话并不避讳。一人道:

    “夫人若是属意于他,是这穷书生三生修来的造化,欢喜还来不及,哪里轮的到他挑三拣四。可是这几年咱们见过相貌出色的才子很多,夫人心如铁石未曾动摇,怎么如今……要为个广东蛮子破例?这事要是闹开去,于夫人颜面不利,搞不好可是大乱子。”

    李氏叹了口气:“你们啊,太嫩,又是没嫁人的,自然不懂我的难处。人前风光有什么用?衣食无忧又有什么用?我每天晚上受的什么罪,你们难道不清楚?从十四岁守到三十岁,我容易么?若是百姓人家的女人,倒是可以找个相公嫁了。可是我身份如此,这路就没指望,只好找个男人相好。一般的我看不上,我看上的,又未必敢碰我。真敢的我又要掂量掂量,会不会身败名裂。我跟你们说,我当初做姑娘的时候,就想找个书生,可惜当时家里穷,轮不到我做主。现在我能做我自己的主了,便想着找个才子,尝尝读书人的味道。上一次会试时,慈圣根基不稳,我也不敢乱动。现在天下太平,也该我快乐一回了。范进这人……我看他很识时务,又有那么好的才华,那画画的……现在一想到他画我那时候的样子,我这心里还阵阵乱跳呢。跟他那说话,觉得时辰过的飞快,一眨眼就天黑了。这种感觉已经好几年没有过了,我不想错过他。”

    两个女子一起施礼道:“恭喜夫人得遇如意郎君,以夫人权势美貌,只要说一句话,不怕他不从。”

    “有我的好处,自然少不得你们的,到时候一样可以分一杯羹,让你们知道做女人的好处。现在么,你们谁替我辛苦一趟,去给冯保那传个话,就说本夫人说了,要抬举范进一个进士。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事情我却办不了,只能求冯公公给我圆个场了。”

    会试的日子是在二月初九,而今天晚上已是二月初七,京师里的气氛已经很紧张了。贡院之外,大批士兵环甲持兵封锁贡院保护考场。六扇门、锦衣卫乃至东厂的耳目也全都发动起来,任何有关科举的舞弊事件,都是眼下重点打击的焦点。每次会试都会有一些官员落马,也会有举子因为卷进舞弊案中,而失去应考资格。

    作为掌握读书人仕途命运的主考官,张四维、申时行两人早早的就被锁在贡院里。由于科举未至,倒也没什么事做,无非是与其他同考官一起喝酒做诗,内部自娱而已。直到今天,他们两的工作才正式开始,于考前翻阅典籍,确定二月初九头场考试的题目。

    与乡试一样,会试也是三道四书题,四道本经题,而考官则要选择二十三道题目。刚刚确定了一半,一名青衣中官手捧食盒走进来,里面放的则是慈圣赐的夜宵。

    谢过慈圣恩典,申时行移开盒盖,只见里面放着一尾鱼,做法与寻常的做法大不相同。他倒是认识,朝张四维道:“凤磐兄,这道菜是范鱼,原本只在江陵相公府上用过,不想如今连宫里都有了。”

    张四维看看鱼并没说话,呆呆地看着那鱼,过了好一阵,忽然笑出声来。“哈哈,好一条范鱼!瑶泉,吃这鱼可要用点心思,不能囫囵着吃下去,可要仔细品品味道,不能辜负了慈圣的一片苦心。若是我所估不差,后面几天,咱们可是有的这范鱼吃了。吃了范鱼才有力气做事,既为万岁衡文,总要一心一意,不能辜负了皇恩浩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