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痞极大明_ 第244章 无法谈拢-

时间:2021-03-30 13: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残阳倒影小说痞极大明 第244章 无法谈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南都驿馆。

    在这样一个地方,求见一个实际上已经离职多时,并且原本官位也不高的人,本身就是一个类似笑话的事情。更难得的是,冯谦的请求还没有获得马上的同意,人家扭扭捏捏好一阵子,才总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

    和陆泓面对面坐到一起,冯谦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当然,这压力跟陆泓身上的什么官威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常年和陆准混在一起,什么才叫上位者的虎威,冯谦了解得实在是太清楚了些。别说陆泓只是个小小的吏部郎中,就算他再升几级,当上吏部侍郎,也一样不会有陆准身上的那股子威风。

    毕竟陆准是武官,手下掌管着一群一言不合就敢拔刀相向的军营痞将,如果这样的人身上没点儿威风的话,那大概早就被人嚼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这股莫名的压力,与其说是来自于陆泓本身,倒不如说是来自于陆准的大哥。深知两人性格的冯谦觉得,面前的任务实在是困难极了。他想要顺利解决,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首先是要达成陆准脱离陆泓束缚的指令,其次还要照顾陆泓的面子?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两方都想要好,那最大几率就是两方都不讨好!

    “大爷,数年没有回过家了,这次途径家门而不入,是学大禹治水吗?”为了缓和气氛,冯谦说了个类似笑话的开场白,却理所当然的受到了陆泓的冷眼相待。

    “大禹治水?亏得你还知道大禹治水。”陆泓一开口,嘴里头就带着浓浓的火药味道。就像陆准说过的那样,陆泓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平白无故变成如今这幅油滑奸吏的样子,他更多的是倾向于面前这个面善未必心善的家伙把陆准给教坏了。因此,对于冯谦,他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都不愿意多说,“若是我大明每一个官员都有大禹治水的精神,何愁天下难安?又怎么可能发生诸如当日的事情!”

    “当日的事情?”冯谦笑道,“大爷所说的当日的事情,是指那日孝陵享殿的爆炸案吗?”

    陆泓没有说话,但他的脸色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冯谦,他就是这个意思!

    冯谦继续说道:“我倒是觉得,就算全孝陵的官兵都有大禹治水的精神,也未必能够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啊!要知道,这天底下可不是就活着那一个人!只要还有其他人,你就避免不了其他人给你从中作梗使坏啊!享殿爆炸的事情,也不是三爷想看到的,这不也是在查吗?”

    陆泓冷哼了一声,说道:“查?查什么?他一个武官,能查什么案子?还不是要等朝廷的钦使来了,这事情才能真正的了结?我就不明白了,他整天不想想自己真正应该干的事情,总是琢磨着这些职权范围之外的事情,能有什么用?”

    陆泓的这幅油盐不进,不肯好好说话的样子,实在是让冯谦难以接受。他对陆准一向很有耐心,即便有时候陆准性情过于急躁了一些,但他通通都不在乎,一样是和颜悦色的好言相劝。但这样的好言相劝显然是有条件在先的,陆准尊重他,一直以来对他倚重得很,真如肱骨一般。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冯谦的心理一点都不难理解,放之四海都说得通。

    但那仅仅是对陆准而已,并不包括陆准的这位不讲道理的大哥。

    对于这种人,他自问没什么耐心,如果不是怕回去听陆准唠唠叨叨,看他整天被陆泓折磨得心力交瘁,他怕是早就翻脸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还得静下心来,好好捋一捋自己的思路。

    “大爷,你也知道什么叫做职权范围!”冯谦抓住了对方亲口所说的一个字眼,如是说道,“那既然你知道职权范围这四个字,也就该知道,您作为‘陆大人’的时候,怕是没有管辖孝陵卫的职权吧?别说吏部管的是文职官员,就算是管武职官员的兵部,也管不到陛下的亲军卫吧?孝陵卫身份特殊,孝陵的地位就更是特殊,这种事情,在下奉劝您一句,还是不要多管多问得好,否则,难免引火烧身,难以收场。”

    “你在威胁我?”陆泓眼神一凝,企图释放出王霸之气,可惜,他跟陆准比不了,他的王霸之气即便有也吓不住什么人,更遑论是在陆准身边‘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冯谦?

    冯谦直接无视了他的气场释放,笑着说道:“只是个提示罢了,我建议大爷最好将这个放在心上,但不敢勉强您做什么。在下今天来,想跟您说的,也其实就只有这一句话,一层意思而已。您大概还不知道,朝廷已经下了圣旨,孝陵享殿爆炸一案,已经交由赵贞吉赵大人全权办理,要求南都官员一律配合。只不过这种事情,您也知道的,三爷的上头,还有孝陵卫指挥使萧大人、孝陵卫指挥同知宋大人、叶大人,怎么也轮不到他去表态献殷勤呢!”

    陆泓闻言拍案而起,“怕不是轮不到他表态,而是你暗示他不能轻易表态吧?冯谦,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这些时日以来,我都打听清楚了,现在孝陵卫能做主的就是老三!对这件案子,他就应该鼎力相助!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建立在他不是主谋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说他就是主谋,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千万别让我查到真相,否则,就别怪我不顾及兄弟之情了!”

    “您也知道兄弟之情啊?”冯谦同样站起身来,毫不示弱的与陆泓对视,“陆大人,我再称呼您一声陆大人,您听清了,我今天来,本不想把事情说得太清楚,我以为您能谅解,能够知难而退。但现在我发现,可能不行了。既然您想要把事情挑明白,那我们就干脆挑明了说。其实,谁是孝陵卫实际上掌握实权的人重要吗?不重要!重要的是名义上孝陵卫最高的上官是孝陵卫指挥使萧赞萧大人,重要的是三爷在孝陵卫的排行是四个指挥佥事里头最末的一个。无论派多少人下来查,只要没有证据证明事情就是三爷亲手所做,这件事情,这个屎盆子就扣不到三爷的脑袋上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陆泓握紧拳头,如是说道。

    冯谦听罢冷笑一声,“什么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难道值得同情的人就一定是好人吗?难道值得同情的人就不能是幕后的真凶吗?是,的确,三爷是把萧赞架空了。但这是老指挥使临终前默许的!三爷也答应了老指挥使,今后无论发生什么,看在老指挥使的份儿上,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他一条活路。但是你知道萧赞都干了些什么吗?嗯?一直以来,步步紧逼,寸步不让的,不是三爷,而是萧赞!他处处想着坑三爷一把,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甚至不惜牺牲孝陵卫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来满足他自己病态的快感!这难道是一个指挥使应该干的事情吗?他与三爷之间是私人恩怨,三爷已经是一忍再忍了,但这一次不同了,他惹了大麻烦了!如果不是三爷曾经答应过老指挥使,不想让老指挥使泉下有知为此而难受,他也不会直到现在还无法下定决心了!”

    “你的意思是,真凶是萧大人?哼,开什么玩笑?”陆泓丝毫不相信冯谦的鬼话,“我宁愿相信是老三亲手谋划了这场爆炸案,也绝不相信会是萧大人做的!他有什么能力瞒过老三的眼线,把那么大批量的炸药运送到陵内,运送到享殿,而后引爆?即便老三不是主谋,也肯定参与了此事!你不用再为他说什么话了,我不相信就是不相信,至于真相,我肯定会查个明白,但不是听你说!”

    “你怎么这么固执?”冯谦把话说了一箩筐,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可偏偏陆泓就是不领情,这一点实在是让冯谦很是恼火了。他指着陆泓说道,“陆大人呐!三爷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从小是你看着长大的,他的秉性,你应该清楚。他向来不屑于干这种背后伤人的事情,他要干,肯定是当面锣对面鼓!”

    陆泓摇头道:“那是以前的他,现在?我可不敢保证!毕竟,有你给他出谋划策,天知道,他会不会一时糊涂,被你给说服了。好了!你不要再多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我不待见你,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冯谦气得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半晌才硬生生的吐出一段威胁意义浓重的话来,“好,好,很好!陆大人,好说好商量,你不接受是不是?那好,我警告你,这件案子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你也不要再插手!否则,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容易收场了!三爷是你亲弟弟,他顾念兄弟之情,但他手下那些骄兵悍将可是什么都敢干的!别的人不用说,丁禹州这个人你应该清楚,爆炸案发生当晚,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想一死抵罪,怕的就是让三爷处理起来觉得为难。你可以想想看,如果让他这样的人知道了,你如此逼迫三爷,误会三爷,他敢不敢顶着杀身之祸先除掉你这个绊脚石!”

    ※※※

    既定的目标并没有达到,得到的效果反而可能还不如陆准亲自去说。冯谦回到宅中,跟陆准形容了一番二人之间的对话之后,陆准也只能反复摇头,觉得哪儿都好笑,却又觉得怎么都笑不出来,那副表情,真是要多纠结有多纠结了。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宽慰冯谦道:“咳,不就是没谈拢吗?本来也没指望着能谈拢的,没关系,没关系,多大的事情了?别发愁,你看,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嘛?没事的。”

    陆准的宽容让冯谦心中愈发不好受,他觉得自己实在不该那么急切,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听了陆准的宽慰,他勉强笑着转开话题,“这边的事情你安排的怎么样了?到现在,你总能下定决心了吧?很多事情都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我不是第一次跟你说了,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你身后有孝陵卫这么多的弟兄呢!他萧赞自作自受,你没必要为了一句承诺就毁了整个孝陵卫啊!”

    “这事情我倒是想明白了,不能因小失大,但是……”陆准话锋一转,挠挠头道,“但是你说哈,如果萧赞要是非得跟我玩儿鱼死网破,那可怎么办呐?你是知道的,他的那些炸药,就是从地下密道里偷来的。这种事情如果一旦昭告天下,那可不仅仅是享殿爆炸的事情了,那是藏兵藏甲,意图谋反,那事情就大了!”

    “嗯,这倒是个问题。”冯谦点头道。

    他也是此时才考虑到了陆准所说的这个问题,以萧赞现在疯了似的秉性,很难说……或者说九成九的可能,他会把他所知道的地下工事的事情说出去,而让朝廷发现了地下工事,孝陵卫就真的危险了。

    炸陵,也许有个替罪羊就可以了,但谋反这样的大事,向来都是宁可错杀一千,绝对不能漏掉一个的,对于孝陵卫而言,那样大规模的查察就无异于是灭顶之灾了。

    “你打算怎么做?”在发表自己的意见之前,冯谦还是想要听听陆准的想法,毕竟现在的陆准已经不同于以往了,他应该是已经有了一点儿想法,才会提出这个事情的。

    事实证明,陆准确实是有一点儿想法,“那地下工事就摆在那儿,想查到还不是早晚能查到?只要知道有这么回事儿,什么时候查,他都是个隐患。要我说,一劳永逸!直接毁掉比什么都来得快!趁着赵贞吉还没查到,咱们先下手为强,比什么办法都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