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天启风云_ 第七十六章 一柄长枪一少年-

时间:2021-03-30 14: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恋刀小说天启风云 第七十六章 一柄长枪一少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凌天云与钟剑鸿在这宽阔的广场边沿兜了一上午的圈子,两人时不时的说了一大堆废话,百般无赖的看了那百来号**上身的大汉们操练了一个上午。



    二人虽各怀心思,但也相谈甚欢,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欢笑之声。在外人看来,这二人哪里是才第一次见面,简直就是如相识已久的好友般。



    在那高高的角楼处,一张桌子,几份精致的小菜,几壶上等的美酒,两名相谈甚欢的少年,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和美好。



    男人与男人之间把酒言欢,当然免不了一种书生意气挥斥方酋的风发之情。



    钟剑鸿似乎并不怎么善饮,他举着酒怀睁着满是血丝的双眼,不住得劝着凌天云喝酒。看起来他可能醉了,而且还醉得不轻。



    “别人都羡慕我生于富贵世家,却哪里知道其实在下更羡慕像凌兄这样的人。”钟剑鸿口里吐出酒气,心情低沉的说道。



    “哦,钟兄何出此言,在下只不过是家父帐下一名小斥侯而已,又有何德何能让钟兄羡慕的。”



    这点酒对凌天云来说并不算什么,就算喝上整整一坛子这样的酒都比不上那白水城里无名酒肆里的“梨花雪酿”。这所谓的美酒虽醇香却毫无酒劲,喝起来就如喝白开水般。



    “唉,在下虽说是世家之子,却生在世家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哪里像凌兄,虽在军营却自由的很。况且现在并无战事,令尊也不会对凌兄加严管束。自己也可以随时策马而行,随时可以踏遍那万里河山,哪是何等的美事。”



    钟剑鸿眼里露出的是炽热向往的眼神,丝毫没有任何的顾忌就说出了口。



    “哈哈哈,钟兄言重了,在下也是有难言之苦衷,各有各的难处,何必为了这家族的条条框框而乱了心情。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来来,再喝一口。”



    凌天云心中一沉,他当然知道这钟剑鸿是来探他的口风的,但是自己去给外公拜寿之事万万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世人只知道自己母亲过世已早,很少有人知道关于自己外公家的一切。而自己也是自从母亲去逝之后就再也没有去拜访过外公一家了,这不是他不想去,而是自己的父亲凌铎之特而为,究竟是何意他也大概能猜上一点。



    钟剑鸿微眯的双眼里精光一闪,他见凌天云停顿了半刻,便假装没有任何的在意。接过对方手中倒满的酒杯一口气就灌了下去。



    “在下曾经有过一次难得的外出机会,遇见一名奇人。那人一身白衣白靴,浑身上下纤尘不染,而且还是一名绝佳的翩翩公子。此人年纪大概与我等差不多,可能会稍稍年长一两岁。”



    钟剑鸿突然向凌天云提起了过去的往事,而且还遇到过一名奇人,这样的翩翩公子一身白衣白靴浑身上下纤尘不染的一奇人,顿时勾起了凌天云的兴趣。



    “哦,”凌天云生出了好奇之心,停止了饮酒,等待那钟剑鸿继续说下去。



    “首先让在下好奇的是那名公子的容貌,一副比绝世美女还要美的面容,不要说是男子,就是女子见到他这容貌也要生出万分的妒忌来。刚开始在下还以为他是一名女扮男装的绝世佳人,后来才发现他颉下的喉结,才确定他是一名男子。”



    “世间既然有如此容貌的男子,在下可不信。”



    “凌兄,你还别真不信,古有宋玉,潘安面若冠玉。如果真的和那名公子比起来可能那两名古人也要弱上几分。”钟剑鸿一面思索着那时的情节,一面辩解道。



    “哦,世间竟然有如此的美男子,此人是谁?”凌天云心里也惊诧万分,不禁的又问道。



    “此人来历神秘,他说他来自未来,当时在下也不明白这未来到底在哪。他也没有解释,他说他知道将来过去,知道将来要发生的事。在下哪里能信,后来他又与在下打了个赌,说明年正月,大周皇帝郭威将重病身亡,而且还说就正月份。在下当然不信,那据说那大周皇帝正值身强力壮时期,哪有这么容易就身患病。于是与他争执了起来,后来才订下了这个赌约。”



    钟剑鸿摇了摇头,似乎在使劲的回忆当的情景。



    “那你们后来打的什么赌?”凌天云又问道,他觉得这是一个诡异的赌局,他很想知道这赌局的筹码是什么。赢的一方又会得到什么,输的一方又会失去什么。



    “他没有说,只是说到时不管是赢还是输他还会再来找我的。”



    钟剑鸿只说了这些,应该说他们之间的赌局只有这些了。



    一绝世的美男子,一个自称是来自未的少年,一场在将要在将来发生的事做为赌局。这一切听起来却是那样的不可思议,但这一切都是活生生的发生在钟剑鸿的身上。凌天云低头沉思着,他也是很奇,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又会有什么阴谋不成。钟剑鸿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一切,隐隐得他觉得对方还有什么重要的部分没有说出来。既然他不肯说,那么自己也不好去再问什么了。



    凌天云打算再问一些,却发现那钟家少爷早已经趴在桌子上,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不知道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假装睡着,这人就是连趴在桌子上都要保持一份优雅的姿势。但看他这模样并没有任何的防备,如果凌天云此时暴起偷袭的话,想必轻易间就能将他制服。



    凌天云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他知道钟家之人此刻是铁定心了要加害自己,但他还是没有做。虽然他不屑于这样做,对一位摆出一副完全相信自己的那钟家大少爷如此下作之事来,他心里还是有一疙瘩的。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他还是不敢冒这险,没准那钟剑鸿这样做正好是引自己入套,这样钟家就可以言正名顺的对付自己了。



    他望着连趴着睡觉都要摆出优雅姿势的钟剑鸿,一言不发的站立起来,走到这角楼的窗台之旁。



    下方,白茫茫的一片,总个武道场尽收眼底。



    那宽阔的演武场早已人绝场空,百名**上身汉子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地面之上那泥泞的水渍和那整齐有序的脚印似乎证明着这群人曾经存在过。百名被操练的大汉此刻完全没有了人影,而总个武道场内就只有四五间房屋,难道这群人只是大清早出现在这武道场内。其它的时间又会去哪,这些疑惑一闪便涌入了他的脑海中。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要想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那才是王道。他又细细的打量着下方,若大的武道场里此时并没有多少人影在活动着。但他还是发现了这武道场的各处都有一些奇怪的建筑物体,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但做为一名斥侯出身的凌天云来说,这些暗哨的存在根本就逃脱不了他的眼睛。



    而在这武道场之内游荡的那些人影就是这武道场的明哨,看似杂乱无序,实则却暗合了那多的哨位排列之法。并非普通的什么十步一哨之类的排列,随着人影的走动,视野也会不断的变换。人与人之间视野不断交叉,能更全面的监控总个武道场。连明哨都被排列得天衣无缝,那身在暗处的那些暗哨就更不用说了。



    凌天云终于明白,为什么钟剑鸿会将自己带上这并不宽敞的角楼里。下方的武道场可以在这角楼里看得如此通透,而可以将总个武道场一览无遗。就是只鸟儿飞进这武道之中都会清楚的看得见,更何况是人。



    而自己却正身在这如此戒备森严的武道场之中,如果想要躲出去,那是比登天还难。钟剑鸿留给自己的潜在信息就是他可以帮助自己,逃出这武道场。一直以来自己以为这只不是一家普通的武道场而以,就是算是钟家所开的武道场自己也并没有放在眼里。此刻看来,显然并没有那么简单,而那名未知名的那少女又如何从这武道场盗出那重要之物的。此时又将是另一个疑问了,凌天云不禁得感觉到一个头两个大了。



    “凌兄,在想什么,在下失态了让凌兄见笑了。”



    而此时一个声音从凌天云的身后传来,他转身发现钟剑鸿已经醒了。



    钟剑鸿问完也没有等凌天云回答,自己只顾理顺着自己额前那凌乱的发丝,还理了理他那因趴着弄皱了的衣襟。刚才还有一点狼狈模样的钟家公,片刻间又恢复了他那翩翩佳公子的风度,而他的衣襟、发丝却也被他整理的一丝苟再无任何凌乱样。



    “钟兄,你这样不累啊。”凌天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怪异的向对方问道。



    “唉,这就身在世家的惨境了,每时每刻都要保持住自己的形象。在下也觉得累啊,但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今日与凌兄开怀畅饮甚是欢喜。”



    钟剑鸿无奈的回答道,那语气里透出一股淡淡的惆然,但很快又恢复过来了。



    凌天云望着对方,他不知道是要可怜对方还是要奉承对方,能活成这样那也是不容易了。想想自己从来都是率性而为,自己的父亲从来不会在这些小节上加以管束,所以形成现在那洒脱的性子。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楼底渐渐响起,不一会儿便上来了一名武士。那武士躬身对钟剑鸿说道:“禀公子,大门之外有一背负长枪的少年求见,说是送一份拜帖。现大长老不在道场内,一切请公子做主。”



    钟剑鸿一听,面上露出了一丝疑惑。随即便对那名武士说道:“你先将那人引至接客厅,我片刻就到。”



    那武士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凌兄可以兴趣与在下一同前往见见那少年,在下也是第一次听说过。”



    凌天云也对这背负长枪的少起了兴致,因为他同时还想到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契丹三皇子耶律纵横,隐隐得他觉得这名来访的少年可能与那耶律纵横有莫大的关联。



    反正没有什么事,既然钟剑鸿提了出来,那去见识一下也无妨。反正现在自己的性命撑握在别人的手中,何不好好陪这钟家大少爷好好的玩玩。



    二人从这角楼走了下来,穿过那宽阔的演武场,便来到了那钟桐兄弟带他来过的那建筑物前。钟剑鸿安排一名武士将凌天云的包裹及佩刀都收走了,这些对凌天云来说也无所谓。



    他们走进那客厅,涌入眼前的是一少年站立在那厅中。



    只见那少年背负一柄比他还要高的长枪,那长枪枪杆用麻布包裹着,只有黑黑的枪头露在外面发出淡淡碜人的光泽。



    那少年挺拨的身躯,如一苍松般屹立在那大厅之中。一副棱角分明如刻般的英俊面容,斜飞入鬓的剑眉下是如星幻般的双眸绽放出耀人的光芒,高拨的鼻梁下一张紧抿着的嘴。那棱角分明的脸颊上还带着一丝丝的稚气,显然这少过年纪并不大,应该在十四与十六岁之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