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帝御仙魔_ 第五十二章 大杀器-

时间:2021-04-07 15: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我是蓬蒿人小说帝御仙魔 第五十二章 大杀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从数量上说,数千僧兵的死伤,并没有给僧兵团造成本质影响,至少他们再度奔向阳关关墙的白色海洋,还是那么汹涌澎湃,一眼望不到边际。

    战斗间隙,彭祖山跑到李晔跟前,红着脸支支吾吾的问,如果有机会,安王能不能多打退几次贼秃驴的进攻,这样他们多做几次攻城冲击,关墙上的法器床弩,和各种他们改造过的法器弓弩,就能发挥更大作用。

    因为法器床弩刚刚装备,他们之前对弓弩的威力和射程估算不充分,安放的位置也有瑕疵,弩矢交叉覆盖范围有不足之处,对大规模攻城军队造成的杀伤力有提升空间。

    现在经过了一轮改进,应该可以更加厉害。

    如果安王能够多让僧兵团进攻几次,法器床弩配合各种弓弩,就能让僧兵团死伤惨重。

    彭祖山一打开话匣子,就开始喋喋不休,说阳关的关墙太高了,不如寿昌县城平坦,导致法器床弩俯攻角度过大,僧兵团一旦接近到一定限度,法器床弩的弩矢,就只能钉在僧兵团后面。

    要攻进城墙下的僧兵,就只能改变法器床弩的安放角度,而一旦这样做了,俯攻角度更大,一根床弩最多钉杀两人,就只能没入地面,这简直是浪费法器弩矢。

    如果是在寿昌县,那边城墙矮小不少,可以让床弩持续对攻城敌军造成杀伤。

    李晔自然明白彭祖山的意思,阳关的城墙确实太高了些,平直飞行的法器弩矢与地面呈夹角,对方嘴里的困境不可避免。

    不过这并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总不能把法器床弩放在城门洞里,也不能放在城前。地球上火器时代的机关枪倒是放在城前,但在这里行不通,守城将士是不在城外设防的。

    这样的问题李晔没打算费心思给彭祖山解决,至少眼下没这个打算,这么专业的问题,应该让他自己想办法。

    前一阵释门修士的猛攻,战斗虽然短促,但李岘、南宫第一等人都受了伤,李晔不得不缩短他们的防守范围,让归义军将士负责更多地方,并把苏娥眉抽调为机动兵力,谁的情况险恶就去帮助对方。

    这样做的效果,李晔不敢奢望,阳关这里的大修士就这么多,这是无法从根结上解决的问题,面对众多释门金刚境应付得捉襟见肘,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不过李晔很快就不担心李岘他们了,因为这会进攻关墙的释门大修士,用了一多半的力量来对付他,对李岘等人只是用少量金刚境牵制,不让他们支援李晔而已。

    眼看五六十名金刚境飞杀过来,其中还有近十名金刚境高阶,李晔眼帘微沉。

    给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气,亦或是佛域仙力对他实力的压制消除,他能把这些人一个个全杀了。只可惜,眼下斩杀一名金刚境高阶耗费灵气太多,他要把这些大修士都干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僧兵团距离城墙还有数百步,法器床弩和伏远弩开始嘶吼。

    每一根闪耀碧色幽芒的弩矢,都围绕着三四根伏远弩弩矢,飞入僧兵团队列中,就强势带起一阵腥风血雨,让阵型出现一道豁牙般的缺口。

    有了第一阵打击,豁口后的僧兵们,惊弓之鸟般斜着奔向两侧,让出一道笔直的缺口,务求不给法器床弩第二次制造杀伤的机会。

    这种一下子就能要十余名修士性命的武器,练气四层以下的僧兵都不敢大意,哪怕是练气四层以上,也不想把灵气平白浪费在路途上。

    然而这回他们失望了,法器床弩的星羽弩矢,再度飞入阵型中,依然是奔着人群密集处,杀伤效果丝毫不减。僧兵们在经受伤亡后,惊骇的发现,虽然法器弩矢飞来的源点一样,但是角度却变了,不是向左偏斜就是向右偏斜。

    对法器床弩这种大利器来说,固定下来就会一直定在那里,要移动很是费力,弩矢也只能对准一个方向,仓促间想调转角度并不容易。

    这说明这十架法器床弩,不仅有简易而牢靠的移动固定装置,还能灵活的左右调整准头,这就是超过寻常床弩,或者说其它地方床弩的工艺了,从来没有出现过。

    而且僧兵们还惊骇的发现,法器床弩发射弩矢的频率,比先前冲阵的时候要快了三分。这表示在刚刚这短暂的攻城间隙,已经有人对这种超时代的法器床弩,进行了紧急修整和功能提升。

    如此一来,在僧兵团靠近城墙的过程中,就有十轮法器弩矢飞射而出,没有哪一支弩矢射空!这可是修士奔行的速度,哪怕为了保持阵型,是按照最低境界的武士步伐奔进,也远不是普通军队可比!

    片刻间,一千多名练气三层以下的僧兵,就这样被这种强大的法器床弩,给收割了性命!

    这还不算完,僧兵团们靠近城墙后,法器床弩还没有停止嘶吼。

    因为它们现在没有被安置在高高的城头,还是安放在之前大战中,被金刚境修士毁掉的断墙后,用了专门搭建的平台。

    阳关城墙雄伟,被毁坏的城墙并没有被夷为平地,断口依然有丈余高,僧兵团撤退后,归义军迅速清理了断墙前后的土堆,避免战斗中僧兵们直接冲进来。

    现在,每个比较大的断墙缺口后面,都有法器床弩和数架伏远弩,组成一个强弩阵,有的缺口后甚至有两架法器床弩。法器床弩的高度被降低,俯攻角度的问题,得到了最大限度解决。

    而每一架法器床弩,都能射杀左右一定角度内的城外僧兵,相邻的两架床弩之间,做到了弩矢杀敌范围的交叉,将死角降到了最低范围。

    持续不断的弩弦闷响声中,一

    闪而逝的碧色幽光撕破空气,在城外轰出一道道或正、或斜的血雾直线,每当弩弦闷响落下,僧兵们的惨叫声、惊呼便随之响起。

    随着战斗持续进行,越来越多的僧兵被射杀,练气低段及未成就练气的修士,是这支僧兵团的绝大部分,哪怕法器床弩只有十架,却足以成为数千人,甚至是上万人的死神!

    一群修为不低的归义军骨干,组成护卫床弩阵的强大力量,抵挡那些妄图越过断墙冲进来,破坏法器床弩的僧人。

    被金刚境毁坏的城墙,只会出现在李岘、南宫第一、楚南怀等人的战斗区域内,所以一旦想要破坏床弩阵的僧兵多了,就会迎接他们的怒火。

    负责接应各个战区的苏娥眉,现在成了床弩阵的救火队员,哪里有床弩阵受到威胁,她就会火速飞杀过去,将那里的僧人们斩为一团团碎肉。

    在这个过程中,床弩阵没有闲着,想要靠近它的僧人们,会首当其冲被强大的法器弩矢撕裂身体。

    在极近距离的射击中,弩矢的威力被无限放大,哪怕是伏远弩,也能在撕碎当先的僧人后,在后续僧兵群中串上一串葫芦,将他们带飞出断墙。

    骇人的场面渐渐出现了,断墙内外成了尸山血海,死在这里的僧人不计其数,他们大多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猩红的碎肉堆积如山。

    莫说这场面看着让人肝胆欲裂,经历过再多战事的百战老卒,也会忍不住作呕,仅是闻着浓烈到黏稠的血腥味,以及各种屎尿的味道,都会让神经不太坚韧的人头晕目眩。

    事实上,断肢残骸还能辨认的,都是幸运儿,那意味着他们是被法器伏远弩的弩矢射杀。而被法器床弩洞穿身体的僧人,身体会直接爆成一团血雾,那是真正的尸骨无存。

    到了这个距离上,就算是练气四层的修士,也没有在法器床弩弩矢下活命的可能。

    血红一片的断墙内外,血流成河,蓄积成湖,是没有半点儿水份的血流漂橹。

    无数碎肉在血水中载沉载浮,稍微靠得近些的僧人,都能看到里面瞟着的鼻子、眼珠子、嘴唇、碎裂的心脏、一截截的肠子,一块块皮肤肉片

    僧人们发誓,就算是最血腥惨烈的无间地狱,也不会比眼前这种场景更加可怕。

    这样惨绝人寰的场面,足以让任何人望而却步,僧人们终于恐惧不前,头皮发麻的往法器床弩的射击死角里挤,靠在城墙后面浑身发颤,只求离那些不应该出现人间的床弩远一些。

    堆积的尸山肉山,并没有妨碍床弩阵继续发挥威力,只需要法器床弩轰鸣几声,挡在弩矢面前的尸堆再怎么厚,也会被轰得碎成血雾爆炸飞舞,将断墙内外清空。

    这样一来,在法器床弩射击高度的水平线及其以上,不会再有碍事的尸骸。

    这样的场面,简直让人胆敢欲裂。

    攻城的僧兵团,这一次死伤惨重,伤亡迅速超过五千,不是因为大修士,而是因为这些可怕的床弩。

    “阿弥陀佛,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法器,它就不该出现在世人面前”

    “唐人实在是太恶毒了,竟然制造出这样的地狱武器,他们都会下无间地狱的”

    “魔鬼,阳关这里的唐人都是魔鬼”

    “大魔头李晔来了,这里的唐人,唐人法器兵刃,还能不都变成魔鬼?太恐怖了,我们该怎么办?”

    惊骇欲绝的僧人们,饶是诵念再多经文,也怎么都抚慰不了自己受伤的心灵。他们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事先也无法预料到,在攻打唐人的阳关时,会遇到这般残忍的梦魇。

    然而拥挤到床弩的射击死角内,并不能让僧人们性命无虞。雄伟的阳关主城墙外,还建有一座座瓮城,排列成锯齿状的堡垒,他们能避过断墙后的法器床弩,左右瓮城上的强弓劲弩,却会覆盖式射杀他们。

    僧人们只能硬着头皮,冒着箭雨跃上瓮城城头,去跟上面严阵以待、严密设防的归义军将士拼命。

    李晔战斗得很不愉快,甚至可以说憋屈。

    这些围攻他的释门金刚境大修士,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竟然没有选择用人命堆死他,而是采取了围而不攻的策略。

    说围而不攻并不准确,他们一直在进行进攻,只是他们始终保持远程术法进攻,怎么都不靠近李晔。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他们的攻击李晔能很轻松的躲过,不能躲过的,落在身上也杀伤力微弱。

    但相应的,李晔劈斩出的剑气,他们也有时间躲闪,躲闪不及的,几名僧人一同承受,将剑气杀伤力分担下来,也就不再会暴毙当场。

    李晔用了一次“步步生莲”的剑式,成功斩杀包括四名金刚境高阶在内的七名金刚境后,对方就将围困范围再度扩大。哪怕李晔迅速冲入阵中,闪电般斩杀一两人,后续大修士也会果断分散,同时不停用术法进攻他。

    金刚境的进攻,李晔不能无视,几击他不在乎,十几击他也能随意承受,但是几十名金刚境轮番轰击,他怎么可能不闪避?

    就这样,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李晔成功击杀了十多名金刚境,但自身的灵气却被消耗的厉害,现在已经只剩下小半。

    李晔心中警钟大作。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些金刚境的僧人,就是打定了注意,要用人数优势和这种拖延战法,将他的灵气消耗干净。

    这简直就是消极怠工。

    李晔可以冲出城,去杀戮练气期的僧人修

    士,激怒这些金刚境,迫使他们靠近自己。但是同理,这些金刚境也能舍弃他,去屠杀那些归义军将士,这是李晔无法接受的。

    “进攻阳关的僧人终究是太多了,无论是炼气期修士,还是金刚境修士。我们这边人太少,应付起来怎么都太吃亏。”李晔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破局,岐王那里的人手是不能抽调的,她本身的力量就不富裕。

    实事求是的说,大唐的修士汇聚一处,自然比阳关外和琵琶山的僧人多,但是调集练气中低端的修士,就不在李晔的原有计划内。而且他们行动也慢得多,仓促传令,等他们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只能说,圣佛壮士断腕的勇气,早早汇聚了几乎所有释门修士之力,的确是李晔不曾预料的。

    他现在应该期望飞鸿大士,在佛域赶紧结束跟圣佛的争斗,取胜后就能号令天下释门修士。

    但李晔并没有这个想法,守卫阳关,保护归义军和沙、瓜二州,本身就是他的职责所在,没有飞鸿大士的行动,他也会这么做。

    况且,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从来都不是李晔的性格。

    飞鸿大士也不一定能赢。

    就在李晔苦思破局之法的时候,他忽然发现,眼前的金刚境大修士正在减少。

    不是被他杀了,而是自己走了,去了别的战场。

    从一个,两个,到五个,六个,最后超过了十个!

    “这是什么情况?”李晔惊奇之下,心头大喜。

    对方能够用拖延战法拖住他,靠得就是人数的巨大优势,达到牵制他的效果,如果这种优势不在,他斩杀对手就容易得多。

    紧张的战斗中,李晔迅速瞥了一眼阳关城头战场,却发现那些离开的金刚境,正焦急的飞向一处处断墙后,人未落下,就发动强大的术法攻击,似乎要将断墙后的土地轰出一个大坑。

    彼处,有法器床弩阵。

    是法器床弩无解的巨大杀伤力,让释门坐不住了。

    炼气期及其以下的僧兵,虽然无法左右眼前这场战斗的胜负,但却是释门的主要力量。一旦他们死伤超过限度,释门日后怎么攻占沙、瓜二州全境,拿什么席卷西河、高原,保证对占领区的控制?

    李晔甚至看到,彭祖山在指挥修士们,将法器床弩挪地方,因为断墙内外的僧人已经基本空了,他得把法器床弩阵安放到其它地方,继续发挥他的巨大杀伤力。

    譬如说,瓮城藏兵洞。

    这个看着憨厚愚笨的家伙,竟然在刚才的战斗中,让归义军修士加紧改造了藏兵洞,让里面可以放下法器床弩阵。

    一座藏兵洞的洞口轰然大开,一堆墙壁直接倒了,露出绝对不该出现的大口,与此同时,里面已经飞出一道碧色幽芒,侧击了城前白衣僧人的队列,给白色中渲染上一抹嫣红!

    “彭祖山这小子,好样的!”李晔赞叹一声,不再迟疑,进攻陡然猛烈,拼着多消耗一些灵气,提升速度,加快杀敌效率。

    眨眼间,就是四名金刚境陨落当场。

    而那些去破坏法器床弩的金刚境,却被苏娥眉拦截。

    她和卫小庄两人,可是李晔麾下,除了岐王之外的最强战力,普通金刚境哪里是她的对手?

    去破坏法器床弩阵的僧人,被一个接一个斩杀。

    卫小庄不知发了什么疯,见苏师姐被围攻,竟然从自己的战区冲出去,截杀了一名金刚境、重伤了一名金刚境,这才又赶紧退回去。

    不仅是卫小庄,连李岘和楚南怀,竟然也在力所能及掩护法器床弩阵!

    战局糜烂了。

    因为法器床弩的成熟运用,成了战场上强大到可以左右战局的意外因素,而金刚境们又不能迅速将其破坏,僧兵团这波攻势虽然持续的时间不短,但还是在李晔杀了快二十名金刚境后,被迫撤退。

    释门第二次进攻阳关,在炼气期死伤近万,金刚境再折损了二十多人后,宣告失败。

    这一回,这支强大的僧兵团已经伤了筋骨。

    两次进攻加起来超过万人的伤亡,快接近四分之一的战损,已经达到了撤出战斗的标准,而阳关依然在唐人手里。

    在城头看着僧兵团退去,李晔长舒一口气。

    如果说第一次打退释门进攻,主要是靠他的个人实力,那么这一回,就是法器床弩的功劳,是彭祖山师徒的功劳,是白鹿洞的功劳。

    追根揭底,这是汉唐文明的功劳。

    彭祖山师徒能制造出法器床弩,是因为大唐之前的军备制造工艺,已经到了该有的水准,他们这两个大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要努力伸一伸手,就能够到新的天地。

    “最后一次,汉人的军备制造工艺领先全世界了。”李晔不无悲戚的暗叹一声。

    宋朝之后,异族的工艺水平逐渐追了上来,当蒙古人制造出回回炮,就宣告着汉人再也无法凭借军备的全方位领先,在对异族的战争中,轻而易举获得压倒性胜利。

    当清朝人在开国之初,就宣布放弃火药-枪的研发后,等待汉人的,只会是西方世界的坚船利炮。

    所以,这其实不是汉文明的强大,准确的说,是汉唐文明的强大。这片土地上的国度,只有在这两个时代,是真正全方面领先全世界的。

    李晔的悲戚眨眼即逝,无论如何,他穿越到的是唐末,而不是宋末,这是他的幸运。现在,有存在可以为他分担压力,这场战争他有了取胜的信心。

    .com。妙书屋.com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